据最近公布的世界卫生组织报告,菲律宾的确诊病例数在过去两周内属西太平洋地区内增长最快地区,对此,本地数位参议员于6月28日发表评论,认为这是政府处理疫情“失当”的结果。
  参议长索托在用Viber发给媒体记者的短信中说:“有些地方犯了严重的错误。”
  当记者请参议长指出政府防疫中有具体的错误时,索托谈到当本地于今年1月21日首次出现确诊病例即那对来自中国武汉的夫妇时,有关部门当时没有及时地去应因处理疫情。他补充道:“及时应因包括进行疫调去追踪接触者和快速投入对临床药物的研究。”
  反对派参议员邦义礼南则指出,世卫组织的报告不仅证实菲律宾在西太平洋地区22个国家之中防疫表现最差,而且重申了抗疫中要进行大规模检测和精准地追踪接触者的重要性。
  对于政府因宿务城确诊病例高发而派遣数百名警察突击队和武装部队士兵维持疫区的秩序,邦义礼南表示并不认同。他说:“疫情期间,菲人需要被照顾,而不是被恐吓。这种举措不仅让我们在邻国面前感到难堪,更让我们菲人、医生、护士和那些在这次抗疫牺牲的人感到羞耻。”
  参议员维拉纽瓦更加直言不讳,他直指政府为急于恢复经济,匆忙允许像网络博彩业这样的非基础行业复工,导致疫情进一步恶化。他提出,政府应该把重点放在加固完善国家的医卫体系上,并继续为贫困人口提供援助,鼓励人们居家隔离防疫。
  维拉纽瓦说:“我一直强调,我们在重启经济方面的举措上应该谨慎一点。在过去的几周里,我们并没有把工作重心放在控制疫情上,那才应该是我们的首要目标。”
  他解释道:“我们没有禁止(商场)延长营业时间。我们停止发放补助金,即使没有足够提供的公共交通工具,还是让人们去复工,而疫情统计数据显示的就是这种行为的后果。”
  他还提到;“在总统实施严格的隔离措施100多天后,仍然没有出台一套关于管控疫情的明确指导措施。我们敦促政府建立健全的流行疾病监测和管控机制,以便我们能够针对疫情制定明智的公共政策。”
  此外,参议员拉克森则猛批卫生部部长杜克在防疫中的表现。他评价道,世卫组织报告所说的情况是意料之中的,因为卫生部处理疫情完全失当,甚至“误导”公众相信“疫情一开始就在掌控之中。”
  拉克森还批评杜特尔特不该为卫生部部长杜克继续辩护,总统曾声称尽管卫生部工作确有不足,然而杜克作为此次抗疫的领导人,其表现仍然良好。
  拉克森不客气地驳斥道:“由于总统对杜克几乎完全信任,这样就更糟糕,最近还有一种荒谬的说法,那就是:他不会贪污公款因为他已经很富有不需要再拿更多钱让自己变得更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