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3日,本地有两位专家透过媒体向公众发出预警指出:鉴于本地已经发现传播力更强的南非变异病毒,有可能使菲方购买的大约1700万剂阿斯利康新冠疫苗失去应有防疫效力,且相较于阿斯利康这类病毒载体疫苗,接种中国产的灭活类疫苗更能有效地防范南非变异病毒的感染。

来自菲国大新冠抗疫战略研究小组的一位专家生物学教授尼卡诺.奥斯特立阿科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如果我们不消除昨天在帕赛市首次发现的B.1.351变异病毒,那我们已经购买但尚未到货的1700万剂阿斯利康将无法抵抗这种来自南非的变异病毒。”
  
菲律宾在私人企业和地方政府的帮助下,已从英国购买了1700万剂阿斯利康疫苗,预计将于2021年年中大批量运抵本地。
  
世界卫生组织也表示:在COVAX机制项下,本地最早还可以在3月收到多达920万剂的阿斯利康疫苗。
  
然而,根据奥斯特立阿科的说法,制药商与牛津大学共同开发的阿斯利康疫苗对南非变异病毒的防疫功效从原来的70%降至10%。
  
他引用了2月份南非实验室发布的一篇文章指出:该实验室对注射阿斯利康疫苗后的人群对南非变异病毒是否产生免疫力做过测试。
  
这位在美国普洛威顿斯学院(Providence College)任教的专家特别指出:“这与向患者注水没什么两样。基本上,有10%的保护作用,但大多数人感染后仍然会变成轻、中症新冠肺炎患者。”
  
据一项小型临床试验结果表明,接种阿斯利康对这种变异病毒产生的免疫作用很小,南非目前已暂停使用阿斯利康疫苗,转而使用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开发的疫苗。
 
“超级变异病毒”
 
3月1日,卫生部门报告在本地发现有感染南非变异病毒的患者后,奥斯特立阿科向有关部门提出了上述的担忧。
  
迄今,本地已发6例感染南非变异病毒的病例,其中四人来自帕赛市,另外两名系分别从卡塔尔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回国的海外菲劳。
  
奥斯特立阿科表示,最近帕赛市新冠肺炎确诊数激增而导致数十个描笼涯被封,“正是一项体现出这类变异病毒在加速传播的标志。”
  
他说,截至3月1日,这种南非变异病毒在美国被称为“超级新冠肺炎”变异菌株,且已在48个国家出现。
  
奥斯特立阿科说:“我们仍有一个机会来消除B.1.351的传播。我希望帕赛市能够控制住这种传播。如果当地政府可以消除B.1.351病毒,那么我们是安全的。否则,我们将不得不谈论用其他办法(来解决)。”
 
哪种疫苗好?
 
本地于3月1日开始实施新冠疫苗接种计划,首批接种人群中多为医卫工作者,接种疫苗为中国捐赠的科兴疫苗。
  
此外,儿科传染病专家、本地圣大医院儿科传染病科室负责人本杰明·许博士也认为:虽然目前没有针对南非变异病毒的疫苗,但几项研究表明——灭活疫苗是将病原微生物杀死,使其失去致病力而保留抗原性来触发免疫反应,这样可以对付正在流行传播的新冠变异病毒。
  
许博士对记者说:“从理论上讲,灭活疫苗启动的免疫能力应该比病毒载体疫苗和mRNA疫苗更好。”
  
科兴使用灭活疫苗;而阿斯利康则作为一种病毒载体疫苗,使用缺陷型猩猩腺病毒作为载体,该载体能读取指令将新冠病毒的刺蛋白基因送入人体细胞以产生免疫反应来预防感染。
  
奥斯特立阿科也认同许博士的观点——注射灭活疫苗比病毒载体疫苗能提供更广泛的免疫功能。
  
他说:“虽然灭活疫苗历来功效较低,但由于将整个病毒注射给患者,因此其保护范围更广;而另一种疫苗是您注射刺蛋白或刺蛋白的一小部分。因此,发生的情况是[当]有轻微变化时,那么您接种的疫苗那个时候就变得作用较弱。”
  
就他而言,他认为:既然已出现了南非变异病毒,那么用灭活疫苗如科兴疫苗则不失为一种更好的选择。
  
他说:“当人们问我,这时候科兴和阿斯利康选哪个好,我要说的是,在帕赛市已确认发现感染B.1.351变异病毒的病例后,从更长远的目标而言,您就可能想选科兴而不是阿斯利康了,因为即便科兴的有效率低于阿斯利康,但它将保护您不受B.1.351的感染,而阿斯利康则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