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郑彦君

在一些重大的危机酝酿中,“吹哨人”的出现是正常的现象,如果没有合理的违规,从而发出危机的警告导致损害得到最大限度的控制,就无从称之为“吹哨人”。重要的是,“吹哨人”面临的最终命运是对一个政权文明程度的检验。

“吹哨人”在美国新冠疫情暴发中被迫害、撤职、解雇的消息不绝于耳,“吹哨人”虽然对社会防范疫情的警示作用正面,但是受到政权的否定和蔑视确是多起、真实而迄今未被纠正的。

据美国《纽约时报》和CNN等美国主流媒体近日报道,在今年4月底被特朗普政府解除职务的美国卫生和公共服务部下属的“生物医学高级研究及发展管理局”的局长瑞克·布莱特,已经正式向美国特别检察官办公室提交了一份举报材料,举报特朗普当局的高级卫生官员违规解除他的职务。布莱特在这份多达89页的文件中控诉说,特朗普当局的高级卫生官员在美国新冠肺炎疫情初期,曾多次忽视来自他的警告,而后又不顾他的劝阻想强行推广未经科学证实的药物去治疗新冠肺炎。而他则因为反对遭到了报复,被变相“革职”。

典型的事例是美国“罗斯福号”航空母舰前舰长克罗泽3月底越级发出紧急信函,指出航母上出现疫情,要求疏散舰上数千名水兵。此信由《旧金山纪事报》3月31日率先刊登出来,导致前海军代理部长莫德利两天后将克罗泽解职,引发舰上水兵和舆论不满,当克罗泽黯然离开舰只时,数百名海军官兵自发走上甲板,用鼓掌和叫喊名字的方式送别舰长,表达他们对克罗泽的敬佩,视他为英雄,同时发泄对海军部官员的不满。在舆论压力下,莫德利随后引咎辞职。“吹哨人”克罗泽舰长的呼吁证实有用,“罗斯福号”停靠关岛后,舰上约5000人隔离检疫,确诊人数达800人,4月3日出现首例死亡病例。

据美国海军高级官员表示,截至22日上午,已有26艘美国海军军舰上有新冠肺炎病例,另有14艘舰船上曾经出现过新冠病毒确诊感染士兵。3578名美国军人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其中包括2例死亡。

如果不是克罗泽舰长的“吹哨”,美军的感染情况会因为隐瞒和拖延变得更加严重。倚重军事力量的美国霸权既要靠美军部署全球,又不拿他们的生命当一回事,“吹哨人”不但无功,而且还受到撤职处分,由于舆论的压力,美国海军部称会展开调查,但原定4月22日公布的调查结果迄今迟迟未有公布,“吹哨人”继续受辱,命运悬而未决。

克罗泽不是唯一的“吹哨人”。据《纽约时报》报道,西雅图的传染病专家朱海伦(Helen Chu)早在一月下旬就发现新冠病例,她向当局申请做病毒测试,但四处碰壁,迟迟没有得到FDA的批准,这时病毒已经开始在西雅图和美国快速传播。朱海伦这名有责任感的“吹哨人”试图冲在病毒测试的前沿,但屡次被政府官员禁声。

美国《纽约邮报》4月21日报道,一名叫巴凯的护士因为在网上上传了一段关于美国底特律一所医院治疗新冠病人的视频,而被医院开除。巴凯对底特律媒体表达了自己对医疗物资短缺的担忧,以及医院的混乱现状。她1月底就向医院管理层表达过自己的担忧,因为医院缺乏特殊保护装置并且人手不足,会影响病人的基本安全,但院方没有重视。巴凯的律师引用了《吹哨人保护法案》来起诉医院。

据外媒4月16日报道,加利福尼亚州一所健康中心的护士向管理层反映没有配备N95口罩去照顾新冠肺炎病人存在风险,拒绝进入患者所在病房,结果10名护士被医院停职。

一名芝加哥的护士在推特上发布了一条视频,表示自己在ICU病房工作,由于口罩短缺,自己购买了口罩,但部分同事并没有口罩,为了避免引起恐慌,她的领导竟然要求她停职佩戴口罩。为了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她只好选择辞职。

此前有一名美国护士被发现死在了家中,就是因为没能得到医院的妥善安排。这位护士在医院工作一段时间后出现了明显的感染状况,但医院并不愿意对她进行核酸检测,只是要求她自行回家隔离。这位护士本身就患有哮喘,选择在家隔离后,因为病毒引发哮喘而不幸去世,白宫却从来没有将这些情况对外公布,可见没有将民众的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

有一次,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的一名官员,投诉美国疾病控制及预防中心(CDC)的实验室不符合无菌条件的标准问题非常严重,但他的批评没有得到重视。

除了美国基层社会中的“吹哨人”因为揭短而遭到打压,在权力枢纽中的“吹哨人”也遭受忽略和冷待。去年的最后一天,美国疾控中心获悉中国出现不明肺炎病例,上报了政府。1月3日,特朗普政府收到了冠状病毒的第一个正式通知。几天之内,美国情报机构在给总统的每日简报中对这种病毒威胁的严重性发出了警告。但在过后的70天里,总统特朗普对各方警告充耳不闻,34次淡化疫情的严重性,断言疫情会“奇迹般地”消失,与公共卫生专家的紧急警告相矛盾,令公众困惑。

随着美国疫情逐渐失控,成为全球确诊病例最多,死亡最多的国家,美国总统为了推卸责任,分散民众对自己抗疫不利的注意力,甩锅世卫组织、中国、美国前任总统、民主党和媒体。

美国政府已经变得傲慢,它无视世卫组织的忠告,无视全球科学家的论证,无视疫情爆发的原因,为了党派选举利益,为了逃脱美国人民的质疑,规避媒体的监督,把疫情作为政治斗争工具,自然对正直的“吹哨人”百般压制,职业迫害,对治国的失败尽力掩盖卸责。美国政府的傲慢最终不但会被美国人民抛弃,还会被世界人民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