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现代公卫殖民主义!”
洛克痛批西方垄断疫苗感谢中国帮助

【菲律宾世界日报专讯】

(本报记者 范宗鼎)总统府发言人洛克4月6日严厉指责西方富裕国家在新冠疫苗分配问题上过于自私,囤积全球多达80%的疫苗,是一种“现代公共卫生殖民”。他同时感谢中国恪守承诺,关键时刻给予菲律宾及时、稳定的疫苗供应,为菲方“战疫”提供有力支持。
  
对备受关注的中国科兴疫苗和国药疫苗,洛克透露,菲律宾FDA(药管局)有望在2-3周内批准老年人使用科兴疫苗,而对进口国药集团(Sinopharm)疫苗一事,菲驻华大使罗马纳正在与中方积极磋商。

洛克当天担任菲华商联总会(FFCCCII)举办的对华社开放视频讲座会主讲人,他说:“如果不是杜特尔特总统实施独立的外交政策,如果菲律宾背靠美国对华采取敌对立场,把获取疫苗的希望全部寄托在美国身上,我们今天能得到几剂疫苗?”
 
对菲中合作抱有厚望
 
洛克说:“我是中国历史的学生,中国人懂得与邻为善,而菲律宾谚语有云:不要与邻居打架……几年之后,中国将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菲律宾应该与中国做朋友,维持良好关系。”
  
洛克感谢商总为进口疫苗所做的贡献,使菲律宾能够以更短的时间、更优惠的价格获得中国疫苗。
  
他说:“在商总,合作互助的精神长存。这是伟大的成就,你们挽救了家人和员工,也支持了整个国家的抗疫工作。”
  
商总目前已采购50万剂科兴疫苗,洛克希望这个数字可以尽快上升至100万。商总理事长林育庆含蓄地表示,扩大进口疫苗一事也需要总统府的帮助。
  
最近围绕牛轭礁的风波持续发酵,洛克表示,该问题不会影响菲中两国友谊和疫苗合作,他重申杜特尔特总统希望和平解决争端的立场,并表示“总统相信一定能够凭借菲中两国目前的密切关系化解这一问题,我自己也坚信这一点。”
  
洛克称中国对菲律宾的投资太少:“我们常说菲律宾和中国是BFF(至臻好友),可是中国把大量投资给了我们的邻国,你看看中国在马来西亚的投资,我的天哪。还有缅甸、越南等等。希望中国能多给我们一些项目。”
  
克和林育庆相约就推动菲中疫苗合作等事项一同会见中国驻菲大使黄溪连。
 
2022年总统候选人
 
明年即将到来的大选是不少华人华商关注的议题,洛克在问答环节中透露了几位有实力冲击总统宝座的热门人选的情况。
  
总统的长期助理、参议员蒙.吴是否竞选总统?
  
蒙.吴已经明确表态,除非杜特尔特总统届时愿意与他组成竞选搭档(即杜特尔特竞选副总统),否则他不会参选。洛克称,“杜特尔特总统实在太累了。在他的领导下,国家的经济本来发展势头很好,可偏偏碰上疫情。总统实在累了,他只想要退休,不会竞选副总统一职。”
  
老杜的女儿莎拉是否愿意出征?
  
洛克说:“我本人真的很希望莎拉竞选总统,但是她不愿意,因为她的孩子还小。唯一能说服她的人是杜特尔特总统,但他也不希望女儿参选,他知道当总统的不易。”
  
洛克指出,如果莎拉和蒙.吴都不参选,杜特尔特就必须找一个“支持率够高”的人,参议员巴乔、前参议员小马可斯和现任马尼拉市长莫仁诺都有希望。
  
传言多个现任内阁官员明年将竞选参议员,洛克在分析可能性时,把重点放在谁拥有足够的财力,如果没有数亿比索资金支持,连参选的门坎都摸不到。目前内阁中财力最雄厚的莫过于公造部长马克.维拉。
  
洛克本人也曾有参议员梦,但他自己“既不是官二代,也不是富二代,就是个中产阶级”,笑言如果商总成员愿意捐款,“凑个几亿比索不成问题”。
 
对西方富国强烈不满
 
在长达一个多小时的讲座会上,洛克侃侃而谈,唯独在说到西方国家的疫苗时难掩怒气,甚至用手不断敲打桌面。
  
他的愤懑源自对现实世界的无奈。一方面,菲律宾受多种境外传入的新冠变异病毒侵袭,原本已被有效控制的疫情于今年2月底迅速恶化,短短一个多月时间就给公共卫生系统和社会经济民生带来沉重打击,而反对派政客罔顾病毒变异、疫情抬头属于全球普遍问题的事实,一味批评政府抗疫“回到原点”、“官员无能”,给政府无端增加政治压力。另一方面,作为战胜疫情的关键武器,疫苗被西方国家牢牢控制在手中,不肯与菲律宾等广大发展中国家分享。
  
洛克是律师出身,对东西方历史均有研究,他痛批西方的疫苗垄断行为是“现代公共卫生殖民”,但没有详细论述。其实这背后有切实的历史依据。
  
在欧洲国家15世纪殖民美洲大陆之前,欧洲大陆已遭受天花、鼠疫(黑死病)等一系列传染病的洗礼,使部分人拥有免疫能力。殖民者的船队抵达“新大陆”时,也将宗教和病毒一同带来,南美洲土著完全不具备对外来病毒的免疫力,人口和战斗力迅速下降,并认为“白人不会死是因为他们的神能够庇佑”,从而很快皈依天主教,使得欧洲用最小的代价、最短的时间完成对南美的殖民。
  
不少分析人士认为,此次新冠疫情西方富裕国家之所以疯狂垄断疫苗,宁可囤积过量疫苗也不愿分享给其他国家,是希望复制历史上的“免疫鸿沟”,在自身率先摆脱疫情、恢复经济的同时,企图把广大发展中国家留在疫情和经济衰退的泥潭中一段时间,迫使这些国家更加依赖西方的药物和资金援助,从而可以更方便地插手这些国家的政治、经济,令其沦为西方国家的附庸。这是典型的新殖民主义和债务陷阱。
  
上述也是西方国家不愿看到中国对第三世界国家实施疫苗援助,不断抹黑中国疫苗并指责中国“破坏规则”的深层次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