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菲新冠疫情带来“次生灾害”……

菲新冠疫情带来“次生灾害”……

疫情带来“次生灾害”菲医疗垃圾泛滥成灾【菲律宾世界日报专讯】环境与自然资源部4月14日警告,菲律宾新冠疫情爆发超过一周年,医用垃圾的数量正快速增加。  环境部负责气候变化问题的副部长安娜莉萨周三接受CNN菲律宾采访时说:“医疗垃圾和固体垃圾的数量都在激增。”环境部有害垃圾管理处的统计显示,从2020年4月至2021年3月31日,全菲共产生52237.606吨医疗垃圾。该数字依据环境部颁发的特别运输许可证得出。  安娜莉萨称:“这相当于两百万袋大米(的体积)。”  在这些医疗垃圾中,只有27%,即14000吨得到适当处理。  卫生部表示

大马尼拉街头惊现两口棺材

大马尼拉街头惊现两口棺材

大马尼拉街头惊现两口棺材【菲律宾世界日报专讯】周日晚上,在大马尼拉两地发现两口棺材,上面写着谴责菲共-新人民军-民族民主阵线(CPP-NPA-NDF)的信息。周一,根据第一新闻报道,其中一口棺材放在乙沙大道(EDSA)Guadalupe桥南行车道上。棺材内有一张条幅,上面有菲共创始人施顺( Jose Maria Sison)的照片,并写有谴责他的内容。    该棺材上还有一块条幅,上面还有新人民军招募的学生与政府军战斗被杀的照片。    另外,在奎松市(Quezon)童子军纪念碑附近发现另一口棺材,上面有类似反对CPP-NPA-NDF的信息。

菲一政府门户网站遭网络攻击

菲一政府门户网站遭网络攻击

周四,菲国调局证实,中央政府一个主要网站遭到网络攻击,但目前还不能确定该网络攻击是否与最近因9名活动者被警察杀害所引发的抗议有关,该杀戮事件遭到多方强烈谴责。  国调局反网络犯罪部门负责人洛伦佐(VictorLorenzo)证实,菲政府网站www.gov.ph遭到“拒绝服务攻击”,这种网络攻击将导致用户无法访问网站。众所周知,gov.ph为菲中央政府门户网站,其主要用于降低需要办理政府事宜人员的现场办公压力。截至周四中午,该网站仍无法访问。  洛伦佐说,国调局将向信息和通信技术部寻求相关信息,“以便我们可以正式开始调查”。在新闻发布会上,他说:“我们相信,我们可以追查到进行网络攻击的黑客(因为先前曾经发

对菲“血腥星期日”事件 联合国人权高专表惊骇

对菲“血腥星期日”事件 联合国人权高专表惊骇

菲律宾安全部队上周日在大马尼拉周边多省执行针对菲共叛乱分子的任务时杀死9名社会运动人士,对此,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公室表示“惊骇”。联合国人权高专发言人沙姆达萨尼称,菲律宾政府人员3月7日凌晨在执行搜查令时杀死了8男1女共九人,“对九名社会运动人士的疑似肆意杀戮令我们感到惊骇。”  这位发言人称,被杀害的人中包括劳工权利人士、渔民权利人士、住房及原住民权利人士,此外还有六人据报被捕。  菲律宾政府告知人权高专办公室,上述由军警联合发起的、在八打雁、甲美地、内湖省和黎剎省同步开展的行动,针对的目标是菲共武装部队新人民军。  左派团体上周日当天就对九人被杀事件举行抗议,并称此次事件是“血腥星期日”,他们声称被杀

9人死亡,菲政府将调查“血腥星期日”

9人死亡,菲政府将调查“血腥星期日”

9名社运人士遇害政府将调查“血腥星期日”【菲律宾世界日报专讯】据“中央社”报导:杜特尔特总统日前指示军警杀害菲共成员,“不要管人权”;两天后,9名社运人士在军警突袭行动中被杀,另有6人被捕。人权团体形容,这是菲律宾的“血腥星期日”。新闻网站Rappler报导,这些社运人士前天在大马尼拉周边的甲内描黎顺地区(Calabarzon)遭军警杀害或逮捕。  死者包括左翼组织“新爱国联盟”(BAYAN)甲美地省秘书长亚松森(Manny Asuncion)、劳工团体“五一工联南他加禄分部”(PAMANTIK-KMU)成员柴伊(Chai Lemita Evangelista)和艾利尔(ArielEvange

杜特尔特:我已经铲除了多个寡头!

杜特尔特:我已经铲除了多个寡头!

杜特尔特:菲政府已经铲除多个寡头【菲律宾世界日报专讯】杜特尔特总统如何在菲律宾铲除寡头?    杜特尔特总统说,他没有因恐惧而退缩,他公开谴责寡头的罪行,在杜特尔特政府治下,没有发现腐败进一步激励杜特尔特政府去追查那些据称掌控该国政治和经济命运的少数富人。杜特尔特总统任期仅剩下数月,目前,杜特尔特如今成功铲除多个寡头,这是他任职总统期间的一大壮举。   周五,在卡加延德奥罗视察时,杜特尔特说:“不要把我当傻子,我一直很真诚。我?腐败?即使你们搞得乌烟瘴气,也无法找到我涉嫌腐败的任何信息,因此,我反对寡头。”     他补充说:“在我心中,我一直铭记,我揭露并铲除了

杜特尔特:“我将来想埋在这,我认识的某人会把我埋在这,但我们一直吵架。”

杜特尔特:“我将来想埋在这,我认识的某人会把我埋在这,但我们一直吵架。”

“如果我感染了新冠,那就感染了”杜特尔特:我希望埋葬在卡加延德奥罗随着菲律宾举国抗疫继续进行,杜特尔特总统对该国抗疫前景保持乐观。   杜特尔特总统表示,,他已经为任何疾病做好准备,他甚至说,如果他不幸去世,他已经为自己想好最后的归宿。周五,在视察卡加延德奥罗市(Cagayan de Oro)时,75岁的杜特尔特说:“如果我感染了新冠,那就感染了。”   他补充说:“你们这里的墓地美丽吗?我将来想埋葬在这。我认识的某人会把我埋在这,但是,我们一直在吵架,我想,他现在不在这里,因为我告诉他不要走。”   杜特尔特来到卡加延德奥罗参加会议,当地政府将展开行动,终结菲共叛乱。在他

杜特尔特在讲话中称他为“总统先生”!

杜特尔特在讲话中称他为“总统先生”!

杜特尔特在讲话中称参议员蒙˙吴为“总统先生 ”【菲律宾世界日报专讯】在告诉听众该立法者怎样到全国各地帮助火灾灾民后,杜特尔特总统周五晚称他的长期助理、参议员蒙˙吴为“总统先生”。  在卡加颜德奥罗“结束地方菲共武装冲突特别工作组”的一个场合,杜特尔特说,吴是拉剎大学的毕业生,根源在八打雁。杜特尔特说:“我不是在助选……参议员吴工作颇勤奋。你们可在任何地方的报纸读到他。如果有火灾,他将到那里,不管是什么地方……他是拉剎毕业生,有八打雁人根源。”  他对蒙˙吴说:“总统先生,你可再次站起来吗?让我们看,你是否适合。请再次站起来。然后这样做”,挥动他的手。  

杜特尔特:我没偷过,只是有杀案

杜特尔特:我没偷过,只是有杀案

杜特尔特总统周五发誓说,他没有偷过政府的资金,但有他的过错,如司法外杀案。  杜特尔特在卡加颜德奥罗结束地方菲共武装冲突特别工作的一次会议上承认,政府不完美。他说:“过错?我?很多。但我没有偷钱。我只是有司法外杀戮案的案件。我们将到那里。”  在他用维萨亚话发表的一个小时讲话中,杜特尔特责骂菲共叛乱分子,指控他们在偏远地区利用穷人和向他们勒索钱。  杜特尔特就新人民军的成员说:“你们都是匪徒。你们已没有理念。”  对叛乱分子说话,总统说,他们应停止在他们活动的地区假装有自己的政府。“为什么你们要我们相信,你们是政府?你们的医院在什么地方?你们的救护车在哪里?你们的

150菲共民兵和支持者向卡加延省军方投诚

150菲共民兵和支持者向卡加延省军方投诚

军方说,至少150名在卡加延省的菲共民兵成员和支持者于周五投降。  陆军北吕宋指挥部首长亚鲁福•马西洛•武戈斯中将说,该大规模的投降发生在菲共民兵活动的黎剎社和仙道尼纽社。武戈斯在周日的一个声明中说:“这一大规模投降是菲共恐怖分子在这些地区不再享有群众基础的证明。”  第7步兵营,海军陆战营第10登陆队,第77步兵营的士兵和卡加延警察成员,通过小区支持计划促成地方化的和谈。  武戈斯敦促其他菲共叛乱分子交出他们的武器和放弃他们的武装斗争。  该150前叛乱分子支持者经过了监护的盘问和登记,作为他们获得政府称为“扩大全面地方整合计划”的重新整合计之要求的一部分。

杜特尔特将特赦叛乱团伙成员

杜特尔特将特赦叛乱团伙成员

杜特尔特总统给予叛乱集团那些为实践他们的政治信仰而犯罪的成员特赦。  在2月5日签署的1090至1093号公告中,杜特尔特给予摩洛伊斯兰解放阵线(MILF),摩洛民族解放阵线(MNLF),菲革命工人党/革命无产阶级军队/亚历斯•文加瑶大队沓巴拉•巴端诺集团(RPMP-RPA-ABB)之成员和菲共恐怖集团的前叛乱分子特赦。被给予特赦的是那些犯下根据经修改刑事法典和特别刑事法可被惩罚的罪行,包括但不限于以下罪行:A.叛乱或反叛;B.犯下叛乱或反叛之阴谋和建议;C.政府官员或雇员的不效忠;D.煽动叛乱或反叛;E.暴动;F.阴谋犯下叛乱;G.煽动暴动;H.非法集

菲大否认是犯罪窝点

菲大否认是犯罪窝点

周六,菲律宾大学迪里曼(Diliman)校区反驳了菲国警(PNP)的言论。此前,菲国警称该校区是犯罪窝点,并暗示该校区可能有一个“沙雾”(shabu,一种冰毒)实验室。   菲大迪里曼校区在一份声明中说:“根据负责该校区事务的副校长办公室下属的菲大迪里曼校区公共安全和安保办公室,校区内部禁止出现‘沙雾’等毒品实验室。”毒品相关犯罪仅占该校区安全事件的1%,且未涉及学校员工、教师和学生。该校毒品犯罪事件指的是去年2月发生的三起案件。   该国立大学表示,与2019年和2020年的数据相比,该校安保队伍记录的校园内犯罪事件减少了63%。  “同样,认为菲大是犯罪窝点的说法也毫无依据。事实上,在迪里曼校区警方

包括“四大名校”!菲军方指18所高校成菲共温床!

包括“四大名校”!菲军方指18所高校成菲共温床!

包括“四大名校”军方指18所高校成菲共温床【菲律宾世界日报专讯】1月23日,终结共游武装冲突国家特遣部队(NTF-ELCAC)发言人帕拉德中将在接受GMA新闻的Super Radyo dzBB采访时指出:本地有18所一流高校已成为“菲共武装”组织招募新进成员的温床。帕拉德中将对记者透露,军方至少列出了18所高校(大部分在首都地区)名单,菲共组织正在那里进行招募。这18所学校中,最为著名的当属菲国大(UP),此外还有菲律宾理工大学(PUP)、远东大学(FEU)、雅典耀马尼拉大学(ADMU)、圣托马斯大学(UST),马尼拉大学(PLM)、拉剎大学(DLSU)、马加智大学(UM)等。  这位军方高官

菲大迪力曼分校校长担心 校园内非法暴力逮捕或重现

菲大迪力曼分校校长担心 校园内非法暴力逮捕或重现

在国防部单方面终止了与菲律宾国立大学(UP)数十年来要求军警人员于进入校园执行任务之前要事先通知校方的协议后,该校迪力曼分校校长尼敏索(Fidel Nemenzo)表示,他担心随之而来的是给该校扣上“红色帽子”,以及暴力和非法逮捕。尼敏索在接受采访时指出,菲律宾国立大学被指为菲共和新人民军的招募者是不公平的。  当被问及在菲大进行的集会是否可能被军警视为秘密招募活动时,尼敏索回答说:“那是很可怕的事,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形下被扣上红帽子,可能会导致非法逮捕。”  他说:“问题在于菲大被扣红帽子可能导致暴力和非法逮捕。这是我们所尽力避免的。”  尼敏索表示,他担心仅仅阅读有关“人权”的书籍与资料会导致人们被

国防部与菲大终止协议 军警可无预报进入校园

国防部与菲大终止协议 军警可无预报进入校园

国防部(DND)已于上周五(1月15日)与菲律宾国立大学(UP)终止了长期以来要求警方和军方人员在进入该校园区内执行任务之前要事先通知的协议。  周一,菲大学生事务和菲律宾在校大学生办公室、菲大智黎曼分校官方学生刊物在其社交媒体网页上转发了国防部长洛伦扎纳那写给菲大校长达尼洛·康习高的信件的照片,通知后者将“单方面终止”菲大和国防部的协议。当被媒体问及时,洛伦扎纳那承认有这封信。  在信中,他表示在一些学生已被确认为菲共及其军事组织新人民军的成员后,该部门决定终止1989年签订的协议,以保证菲大学生的安全。  信上说:“他们中的一些人在军方和警方的行动中被杀,并有另外一些人被逮捕以及向官方投降。”

菲共为破坏平民财产辩护

菲共为破坏平民财产辩护

周六,菲共承认,该组织特工曾经摧毁平民财产,以强制实施菲共法律和保护环境,但是,该组织称,相关平民已经得到赔偿。   菲共发言人瓦布威纳(Marco L. Valbuena)说:“通常,对于在新人民军(NPA)军事行动中被毁或损坏的平民财产,新人民军一般都向所有者提供赔偿。”他说:“在开展军事活动时,新人民军一般都确保确保不会伤及平民,或损坏平民财产。遭受损失的人将得到赔偿。”   在菲共发表该声明前,菲武装部队(AFP)称,自从2010年以来,菲共共策划532起袭击平民财产事件。   据菲武装部队称,大多数袭击都是由菲共-新人民军-菲国家民主阵线成员对私人财产放火焚烧。   并且,

菲总统府:“这是谣言”……

菲总统府:“这是谣言”……

推动修宪意在延长总统任期?总统发言人洛克:纯属谣言周四,总统府表示,杜特尔特总统并不希望在明年任期结束后继续留任。近期,其盟友正推动宪法修改。推动宪法修改在社交媒体上引发猜测,有人认为有关议员希望修改宪法规定的官员任期规定。   杜特尔特发言人洛克(Harry Roque)说:“这只是谣言。”   他在线上新闻发布会上告诉记者:“那只是谣言。总统已明确表示,他并不想在明年6月30日任期结束后继续执政,一分钟都不想。”   杜特尔特的盟友,参议员托伦蒂诺(Francis Tolentino)和德拉·罗萨(Ronald Dela Rosa)去年12月提交一份决议,要求

菲共正式被定性为恐怖组织

菲共正式被定性为恐怖组织

反恐怖主义理事会(ATC)正式把菲共和其武装新人民军列为恐怖主义集团。在其日期12月9日的第12号决议中,ATC说,它发现有很可能的原因,菲共/新人民军犯下或阴谋犯下根据ATA(反恐怖主义法)第4款定义和惩罚的行为,从而把菲共/新民军列为恐怖主义组织、协会或群体。  这在杜特尔特总统在2017年12月签发的第374号公告,宣布菲共和新人民军为恐怖集团以来的三年后到来。  ATC决议也提到司法部提出的寻求宣布该集团及其武装为恐怖主义和非法组织之请愿。  该决议说:“鉴于NPS(国家检察处)提出的请愿,司法部明确建立很可能原因的存在,即菲共/新人民军,犯下或试图犯下,或阴谋犯下ATA定义和惩罚的行为。”

防长促菲共放弃武装斗争

防长促菲共放弃武装斗争

在菲共52周年的一日前,国防部长洛伦扎纳敦促叛乱分子放弃武装斗争,而同中央政府一道工作,如果他们真的是为了菲人同胞的福利。  洛伦扎纳周五在一个新闻声明中说:“菲共/新民军放弃武装斗争的日子还不太迟,因为他们绝不会成功,因为菲人民不被他们的宣传和花言巧语所左右。”他补充说:“我呼吁他们同政府一道工作,如果他们声称要在为菲人利益而斗争。”  洛伦扎纳宣称,在菲共五十多年的存在中,它不曾接近以一种共产主义的政府代替民主政府的目的。  他说,菲共创始人施顺建立的、进行武装斗争以推翻政府的武装,是完全的失败。“它却在全国各地留下死亡和破坏的轨迹,直至今天:杀死无辜平民和政府部队,招募年轻的孩

查看更多新闻